超好看的幻想小说《不朽》作者:阿飞幻想

向下

超好看的幻想小说《不朽》作者:阿飞幻想

帖子  bailufang 于 周日 九月 26, 2010 9:44 am



大学-序章

废墟经历了太多的沧桑与风雨,以至于十数名壮硕的变异人滚烫的血喷溅在上面,也不能唤起它的一点生机。冰冷的天际,血红眼珠的黑羽在空中飞舞着,显然它们不是华尔基利,英勇者的灵魂不是它们的志趣,使之盘旋着久久不去的,是那还算新鲜的尸体。
女人喘息着,她的手很稳,那抵在腰间的G36突击步_枪不曾有丝毫的颤抖,哪怕她刚刚在死亡边缘游走。她站在一台残破的、苔藓丛生的自动售货机后面,与几秒钟前刚刚干掉十几个变异人、挽救了她性命的男人对峙。
“放松,女人。”男人身上的迷彩服和携行装备尽管很污脏,但显然是高档货色,他慢条斯理地给手里的SVD狙击枪清理枪膛,然后取下弹_夹压满子_弹,再把弹_夹装上。当然,他是一只手完成这项工作的,而另一只手上的蝎式冲锋枪始终对准着他刚救下的女人。
这是废墟生存的必要,提防任何一个人。
“我数三声,一起放下枪。”女人没有一点让步的意思。
男人同意了这个提议。一堆篝火被点起。
“GPS?”男人一脸不解地望着女人,又不是几百年前的世界,要这东西干什么?尽管天上还有不少核冬天以前的卫星仍在工作,但核战、核冬天、酸雨、辐射……加之引起的连锁反应,文明被摧毁,地球已是废墟,GPS在这年头,还不如一包_过期饼干实用。
女人耸了耸肩,在背包里翻找了一阵,掏出几颗粗长的子_弹,摆在面前那个汽车发动机盖上。男人的眼睛亮了起来,SVD狙击枪专用的7N14子_弹,并且是没有被复装过的。
这个废墟的世界里,弹_药并不是问题,问题是市面上的大多数弹_药都是以发射过的子_弹壳,灌装火_药,再重装底火、弹头组装出来的。这种弹_药纯度太低,对枪 械的损害很大。这也是男人要随时清理枪膛的原因了。而7N14子_弹,就是复装的也不多见。
“向东走,你要绕过那条早就断了的铁路桥,经过一个聚居点,再沿着铁路向北,如果你运气好,可以遇到肥仔南,他有一个GPS。”男人说完,拿走了那几颗子_弹,然后系紧了背包的带子,拿起枪准备离去。
但他还没有迈开步子,就又停了下来,因为女人又从她的背包里翻出一条管子,放在那发动机盖上。几乎崭新的蝎式冲锋枪枪管,男人一眼就认出来了,天知道她从哪里搞来的!但无论如何,男人重新坐了下来。
“告诉我,肥仔南的事。”
“呵呵,成交。”男人检查了一下枪管,满意地装进自己的背包里,点了一根烟,开始回忆起童年的往事。

童年-人人都爱肥仔南

为了节约能源,基地在非工作时间都采取了停止照明供电的措施。在漆黑的空间里,两个小孩死命扯打着,他们喘着粗气边打边叫嚷:“辐射系列才是不朽的经典!” “胡说,仙剑系列才是真正的不朽!”
直到有成年人拉开他们,两个小孩仍在互不服气地叫骂。黑暗中那成年人问:“你们谁玩过辐射,或是仙剑?”这个问题终于让他们冷静下来。通道里的灯闪烁着亮了起来,到工作的时间了。明亮的灯光让那两个小孩看清了成年人全副武_装的模样,他们知道,成年人又要出去狩猎了。
“阿南,要不要跟叔叔去废墟玩儿?”成年男人摸着那个小胖子的脑袋。这对于孩子来说,自然是莫大的吸引,于是小胖孩不再和同伴争执某个他们谁都没玩过的游戏是否经典的问题,开心地跟着大人走了。
留下的小孩气愤地回到家里,他和母亲诉说着这种不公平:“叔叔们都喜欢肥仔南!上次我和肥仔南争BIO系列和A VP系列哪个好玩,柳大叔就带胖子南出去,这次王大叔也这样,我到现在都没上去过地面,妈妈,叔叔们都不喜欢我!”
母亲抚着孩子的脸,叹了一口气,对他说:“小南没有爸爸妈妈,叔叔们宠他也是应该的,快点去收拾书包上学吧,妈妈也去上班了。”看着小孩气呼呼地收拾书包,母亲露出欣慰的微笑。
那个叫阿南的孩子,不但父母都因执行任务逝去了,而且他数理的成绩极差。基地的资源,所能支持的人口是固定的,五分之四的小孩,成年后就会被送出基地,自行谋生。阿南双亲人缘极好,但大家都知道,阿南是必定会被送出基地的了。所以先带他去熟悉基地外面的废墟,也许就是能为他做的唯一的事情吧。
幸好,她的孩子成绩足够好,不用担心成年后的去向问题。
“王叔叔,给我打一枪吧!就一枪好吗?”肥仔南跟着狩猎队伍在废墟中穿行,也许是上天为了弥补他数理方面的缺陷;也许是狩猎队员不时偷塞给他那些从废墟里翻找出来的诸如三鹿奶粉的东西,总之,他的体格倒算强健,至少八九岁已经勉强能跟上狩猎队的成年人。
狩猎队在一个荒废了的超市里休息。吃着干粮的人们,同情地望着这个肥仔南。他的父母是为掩护狩猎队的同伴才逝去的。而他们这些借着他双亲性命存活下来的人们,却不能改变肥仔南十六岁以后,将被赶出基地谋生的结果。
叼着半截烟的队长老柳眯着眼,打量了仍在磨着小王的肥仔南,慢悠悠地说:“阿南,你真想玩枪?要玩可以,但不能给你白瞎子_弹,你得玩好,能吃这苦不?”大约没有哪个小男孩,能抗拒真枪实弹的诱惑,也许武器对于男性,天生就有一种不可言说的魅力。
老柳在废墟里找了几块破砖,找根绳子绑起来,牵在枪握木上,叫肥仔南端着枪练手稳。小王看着小肥仔因为使劲而涨红的脸,有点不忍心,“老柳,阿南才多大?现在就让他练这个,对他发育不太好吧?不如过几年……”
“几年?他也就还有七八年的时间了。”老柳烦躁地扔开烟头,用脚揉熄了,抬头道:“发育再好又如何?到时是得担心他能不能活下去!让这小子十六岁以后能活下去,才是道理。”他招呼着其他的队员,“都是承他爹妈的情,咱们这些人才活下来,手上有什么绝活,只要这小子能熬下来,都尽量教他吧,唉,都是命啊……”

童年-GPS的用处

时间过得很快,肥仔南终于迎来了十六岁,不论他是否愿意。
第一批离开基地的少年有三十多人,肥仔南就是其中一员。
在众多与父母分别的孩子的啼哭声里,或许因为他寻找不出一个可以悲泣的怀抱;又许是八 九年前就预备了这样的结局,总之,肥仔南格外的平静。
每个离开基地的少年,都可以选择两样自卫武器,比如说,一把手_枪和二十发子 弹。当然,重火器就不属于自卫武器了。每年将要离开基地的孩子,是颇为庞大的人数,基地不可能有能力为他们提供足够的装备,否则,他们也不用离开了。
肥仔南向基地主管老柳要了一根甩棍。这根改造过的甩棍,第三节是一把三棱刺刀,据说老柳年轻时,用这甩棍捅死过好几个变异人,还有不少变异的生物。老柳很喜欢这把利器,许多人惊愕于他会同意肥仔南的请求。
“可怜的肥仔南,我怎么能拒绝他呢?”老柳苦涩地说,“他要了一个GPS,又要了这根甩棍,他不过是想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自 杀罢了。我欠他父母的人情,不能让他留下,至少,可以让他死得体面点。”
那一年,第二批离开基地的少年,在基地狩猎队巡逻范围以外二公里发现路边一具被野狗或是其他变异生物撕咬得支离破碎的尸体,就是第一批离开的同伴。这时,肥仔南出现了,他说:“把你们的子_弹留下一颗,其他的给我吧。”
除了外号叫无胆辉的少年把子_弹交给他以外,其他人都没有理会他。甚至有几个人向他举起了枪,如果不是肥仔南跑得快,也许当场就会被打成筛子。第二批少年紧接着发现了更多第一批出来的同伴的尸体,有人说除了肥仔南以外,其他人都死了。
每一个孩子的父母,都是当年那五分之一能留下来的佼佼者,没有人会认为自己的孩子比别人差,更没有人想让自己的孩子离开基地。几乎从他们懂事到离开基地,数理化的学习填满了他们每一寸光阴。
这些年里他们没空学习权谋也没空学习文史,所以他们也不知道离开基地要做什么,更不曾思考人生。茫然地行进直到夜幕降临,倦怠的少年麻木地吃了些从基地携带的干粮,只觉得有星光点缀的夜空,比基地夜晚的漆黑似乎还更舒服一些,于是他们便陷入了梦乡,连安排岗哨的觉悟都没有。
无助的少年依偎着早已棱角迷糊的石雕,他太累了,呼噜声很响。这时肥仔南出现了,他弄醒了这个少年,并捂住他的嘴,直到这少年示意不会喊叫。肥仔南用布条把这少年的靴子仔细的缠绕起来,然后示意跟他离开。
他们走到一幢倒塌的摩天大厦里,肥仔南要过少年只有一颗子 弹的手_枪,在黑暗中麻利地拆开,然后用手摸索了一会儿,摇头道:“垃圾。”然后将那把手_枪扔到角落里。重新摸出一把手_枪和五个弹-夹,递给那少年:“无胆辉,你想活下去吗?”
少年握着手_枪,不知所措地点头,他的胆子本来便不大,否则也不会有这样的外号。
肥仔南摸出一把小刀递给他,低声道:“咬着它,不许出声,不许睡觉,不许咳嗽,不许问我问题。”无胆辉哆嗦着照做了。那一夜,无胆辉有好几次因为瞌睡,而差点被刀子割伤了嘴;也正是他咬着那把刀,才没有在远处传来的惨叫声时哭喊起来。
第二天清晨,肥仔南带着他离开了藏匿处,他们回到第二批少年昨晚停留的地方。还没有走到那里,浓烈的血腥味已让无胆辉拼命地呕吐起来,也许因为吐光了所有的东西,当看见那些和自己一起从基地出来的少年,变成支离破碎的尸体时,无胆辉无声地站在那里,任晨风吹干他的眼泪。
肥仔南边哭边翻弄着尸体,他把所有能找到的子_弹和手_枪、匕 首、完整的衣服——哪怕只是一条底裤,统统塞进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蛇皮袋里。他给了无胆辉两个袋子,自己背着三个袋子,离开了这个地方。
“你为什么不救他们!”半路上无胆辉如同突然觉醒,扔下那袋子扯着肥仔南吼叫着,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和力气,他狠狠地给了肥仔南一拳,而在基地里,向来敢于以一敌众的肥仔南,没有躲闪也没有招架地挨了这一拳。
“够了。”肥仔南抓住了无胆辉的手,在他想挥出第二拳时。
然后他说:“走吧。”
在一栋破烂得随时可能塌下来的大楼,那地下停车场就是他们的目的地。在那里肥仔南分捡了子_弹和一些衣物,拼装出三把手_枪,给了无胆辉一把,然后拆下其他二十多把手_枪的复进簧、击发装置,留下几根手_枪的枪管,扔掉了其他的手_枪。
“为什么你不救他们!”无胆辉流着泪喊问。
用小刀在弹尖上刻十字的肥仔南,头也没有抬,“除了你以外,没有人相信我。”无胆辉哑口无言。是的,没有人愿意把子_弹给他,没有人愿意把生命交给他。除了还在骂他的无胆辉之外。
“你知道他们会死?”
肥仔南收拾着刻完十字的子_弹,把它们压入弹-夹——他身旁有许多弹-夹,第一批少年和第二批少年的弹-夹。他压完最后一颗子_弹,拉了一下枪栓,满意地把它揣着枪套里,拿出一个连一包_过期饼干都值不上的东西——手持式GPS:
“那里是动物园,至少几百年前,那里是动物园。”
无胆辉愣了好一会儿,突然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起来。动物园,据说几百年前,人类捕捉了许多动物养起来,专供休闲观赏。而在核冬天以后,辐射使得它们变异,它们在繁殖之后又再变异,数百年后的现在,它们在观赏着人类,而夜晚的来临,使得几百年前的人吃熊掌,演变成熊吃 人掌。
“第一批伙伴呢?”哭累了的无胆辉这么问。
“他们经过的地方,几百年前,叫做宠物市场一条街。”
无胆辉似乎已经再也哭不出眼泪,他只是抽泣着说:“那你怎么没事?”
“你脑子有问题?”肥仔南惊讶地望着无胆辉,冲他扬了扬了手里的GPS。

bailufang
龙蛋
龙蛋

帖子数 : 2
注册日期 : 10-08-2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