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黑就不要脸了

向下

五、天黑就不要脸了

帖子  Admin 于 周四 十一月 26, 2009 6:47 pm

五、天黑就不要脸了

   
  得到联销新楼盘的合同,痱子猪让炎炎编个《现在和谁耍流氓都好使,和菩萨耍流氓还发了财》的故事在网上我们杂志上发表了,好吗,故事一下就在网上和社会上传开了,那叫火......。有的事确实让人想不明白,人们都怎么了,改革开放都说思想解放了,观念更新了,社会发展了,手里的钱也多了,可就是越来越迷信,听风是雨,见什么都磕头下拜。一个人上山,一块石头拌个跟头,抬头一看自己被拌到了跪在一棵老松树前,他马上对着树连磕三个响头,并说“得罪、得罪,老树仙冲着你老了,明天给你老烧香”。第二天他去烧香别就传开了,说是百年老树成仙,不久老树引来了八方香火,村长里一见有来钱道了,集资建了个小庙,村里也打出了旅游文化村.......,这都那跟那呀,城里人还就相信这套,尤其那些有钱人.....,没办法,有仙就鸣吗。

  炎炎就抓住了人们这样的心力,故事是这样编的:说一位先生,玩股票总是赔,干看别人赚钱。晚上,和朋友喝了点酒开车路过水岸楼盘时(那个坟地楼盘),因为啤酒喝多了尿急,下车跑到建楼时挖出的残土堆前就尿,还没尿完就听一个中年女士喊:“喂,你怎么在那撒尿”。那位先生吓得把尿憋了回去,就说:“大黑天的,在那尿不行”。女士说:“黑天就不要脸了,赶快走”。那位先生四下看看,是光听到女士的喊声没见人,就上车继续往前开,开了一会觉得不对,怎么车又开回到了水岸楼盘,他发现自己的车在绕咋水岸楼盘转圈,怎么也开不出这个楼盘了,当他车停下又撞在那个残土堆上,他下车继续撒他憋回去的尿,尿水冲出了一块闪光的东西。他上前拿起一看是一块铜,把裹在铜上土掰掉就惊呆了,原来是一尊观音,得罪观音那还了得,忙跪地就拜。第二天就在水岸楼盘买了140平的房子,把观音供奉起来,天天是早中晚少三遍香,磕三遍头向菩萨赔罪。好家伙,从此自己在股市上是抓什么股,什么股就是个飘红,两个月在股市赚了五百多万。事实上07年股市就是的牛市,谁年赚钱哪。可这个人他就到处吹菩萨让他发的财,说:“看来天黑还真得不要脸,不然怎么会在水岸楼盘巧遇菩萨”,说完自己还连说罪过、罪过。

  现在的人多认钱哪,故事传开了,水岸楼盘也卖火了,那位先生家快成庙宇了,想发财的、有病的、求前程的、升学的等等都来烧香,香火鼎盛。人们怎么知道那位先生就是楼盘总经理黄总。

  楼盘卖的好,黄总宴请我们杂志的全体人员,痱子猪高兴,高兴就多喝,多喝就喝多,我们都喝多了,但没痱子猪狼狈。痱子猪喝得出溜餐桌底下了,他在桌子地下还嘟囔:“喂,这酒怎么喝的,怎么喝得天黑了。”废话,喝得钻到桌子底下能不黑吗。我们就喊:“天黑了你就不要脸吧!撒尿吧.......”

  “哇、哇、哇.......”痱子猪没撒尿,在桌子底下吐上了。 

  
六、什么是幸福,洗澡


  A三林作品
  偶色A最不明白的是,走在大街上,每个人都人模人样的,没看出来那个人是神经病吗。最让偶色A不能理解的是,现在有人还把神经病和变态演义成同意词。静下心来想一想,还真迷糊、晕,因为真的有些人做的那些事,就介乎于神经病和变态之间,也是现代一些有点名气的人,玩的那种啼笑皆非的时尚把戏,踢足球的叫帽子戏法。
  为了搞活杂志的版面,痱子猪老板也赶了一把时尚,让我们在网上搞了一个有奖问答,还出了个谁都明白,谁都追求又谁都说不清楚的题目。题目是:什么是幸福。谜底在痱子猪手里,绝对保密,我们谁也不知道。痱子猪还为这个大赛出真血,答对了奖励一万。大额奖金吸引了众多的参与者,都把对幸福不同的理解热情的阐述,要偶色A说痱子猪出的一万元钱就是幸福,要不为什么那么多人积极参赛。

  有的说;幸福和是找到一个好老公。这是一部分女孩的逻辑,也是一些老人为自己女儿幸福着想的一种寄托。有这种想法的人往往把家庭看的比较神圣。

  有的说;有钱就有幸福。这是经济社会中比较时尚人们的追求,商品观念深深指导他们狂热的去冒险,去苦干,去创造发明,道德对他们往往是软弱无力的。

  还有的说;有了真爱,才是幸福。这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把自己虚化在幻想之中,追求完美人生。不知道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如果以为自己做到了十全十美,是完美的人或者完美的爱情,那就是最大的缺点或爆炸点。

  更有前卫者说;幸福就是一夜情。这是神经不正常或者把别人当傻子的人生,也是单纯小朋友的冲动。

  反正对幸福,说什么的都有,一个当官的说有权就有幸福,一个强奸犯说强奸时他最幸福。一个mm韵婷刚洗完澡,舒服的坐在电脑前上网,无意中看到我们杂志的有奖问答,随手回了一个;“什么是幸福,洗澡最幸福。”回完她也就忘了,因为她根本没想得奖,可幸福真的降到这位小mm韵婷的身上。

  小mm韵婷知道后,高兴的又喊又叫;“万岁——,我获奖了,我获奖了。没想到幸福就是洗澡,洗澡就是幸福,洗澡就能获奖......。”韵婷领取了奖金后,痱子猪老板在办公室单独接见了韵婷,握着韵婷的手就是个不放,热情的拉着韵婷的手坐到沙发问;“小姑娘,你真的知道,为什么幸福就是洗澡吗?”

  小mm韵婷睁大眼睛摇摇头说;“不知道,反正我洗澡就感觉舒服,现在得奖了就是幸福。”。痱子猪色色的悄悄说;“那我告诉你,当《幸福是什么》的命题和定答案时,本老总正在桑拿浴洗澡,有两个小姐给我按摩......明白了。”  小mm韵婷忙把手从痱子猪的猪蹄里抽出来,恶狠狠的说;“明白了,老总,你这一说,我就更明白了,什么是幸福,幸福就是你洗澡时找小姐,耍流氓。”说完站起来摔门就走,边往外走还边冷笑说;“嘿嘿,想什么哪,臭流氓。”

  痱子猪也来气了,喊道:“你小姑娘说谁是流氓,我那是正规按摩,懂不懂?我这样的老板没时间体育锻炼,忙呀!只有借助外力按摩增加肌肉活力,这怎么就是流氓了,白奖励你一万元钱了”。

  哥们偶就不服了,偶说:“老板,听说桑拿浴的双飞燕就是你说的两个女的按摩吧?好象不是用手,用的是乳房和......”。

  偶还没说完,痱子猪忙接过话,说:“你小子做过,你小子才是流氓,要不你怎么知道,你比我有体会呀”。

  偶说:“是,偶有体会,没听刚才领奖小姑娘说吗,什么是幸福----流氓”。





  七、蚊子吻的没包

  
  杂志社工作很快进入了正轨,我们这帮自命不凡酷哥靓女都熟悉了,互相之间也就开始献丑、取乐,盼着杂志社出点绯闻......没绯闻可以制造绯闻。狗崽队那套偶们不会,会也不能那样做,都是一个杂志部的吗?偶们办公室里会的就是察言观色,想象.....揣测,从无聊中找无。
  有一天,小E从痱子猪办公室出来,她刚坐下偶就有了新发现,小E的脖子上有一块红,好机会绝不能放过,立马大声问候:”小E,怎么了,脖子叫蚊子咬了“?偶的问候引起了全体男女色狼们的好奇。七嘴八舌的关心起小E,炎炎跑到小E身边仔细看了看,说;“好象是蚊子咬的,咱这办公室没蚊子呀!”偶立刻把话接过来,说:“咱这没蚊子,痱子猪老板办公室有蚊子吧?”小K闭着眼睛摇着头说:“不可能,不可能的,老板那怎么会有蚊子。”
  小E的脸红红的说:“是被蚊子咬的,昨晚和朋友到公园玩,那地方蚊子可多了。”
  小K继续摇着头说:“早上我怎么没看到,还是刚咬的吧?切,蚊子咬的就蚊子咬的,干吗说昨晚在公园咬的。”炎炎一拍桌子说;“那可不一样,工作时间咬的是工伤。小E,到底在那咬的?”
  小E眨眨眼睛说:“工伤啊,真的假的?那就是刚咬的。可痱子猪老板那可能有蚊子。”
  “瞎说。“偶不乐意了,不高兴了,说:“是蚊子咬的吗,大家看看,有包吗?蚊子咬的有包,她是只红没包。”炎炎笑了,说:“那是叫别的什么咬的吧。”小K说:“好象是人咬的。”偶又大声宣布;“不是人咬的,一定不是人咬的,知道为什么不是人咬的哪,很简单的道理,如果是人咬的,那应该有牙印。”
  炎炎说:“那就是猪拱的。”哈,炎炎这话可要说明白了,小K又加了一句:“什么猪拱的,是人吻的。”
  “胡说。”小E听明白了,急了,说;“这就是蚊子咬的,我和男朋友昨晚真到公园去了,跟别人和猪没关系。知道不?吻的是光红没包,蚊子咬的是小包,你们再仔细看看.....这不是个小包吗。”
  我们大家故意气小E,说;“没看出来,要不就是蚊子没劲,要是有劲的蚊子就有包了,那还是大包。小E,下次让蚊子使点劲,吻出个大包来,好不好?我们求你了。”
  这时痱子猪进来,来了一句:“没劲的蚊子也能咬出大包。”
  哈......,我们这个笑呀,一起说:“对对对,蚊子咬了就有包。小E,你是没包呀。”
  痱子猪一摆手,说:“有没有包要看那地方,往脖子下面看,还不是一个大包哪,两个。”
  “你流氓啊!老板。”小E抓起桌上的书向痱子猪扔去,说:“真是个色老板。老板你怎么没明白他们什么意思?他们就没按好心,看我......。就是我男朋友昨天在公园吻的,怎么的吧。”
  痱子猪又一摆他那臭手,说:“我怎么不知道他们没按好心,他们看你从我办公室出来,就往沟里带你,你还和他们假顾,你越假顾他们越想我这老板是色狼,把你怎么了。”
  炎炎说;“是呀,老板,你是不是色狼我不知道,可我一见你就迷糊。”
  痱子猪说;“我还一看你睡不着觉哪。”
  小E问;“看见我哪?”
  “看见你......看见你就想撒尿。”痱子猪回了一句。哇......,哈......,偶么们这个惊叹,这个狂笑。小E气得扑上去打痱子猪,痱子猪边跑边喊;“告诉你们 谁想当小密报名,小E我是坚决不要.....。”
  



八、贿赂“爹”好使还是贿赂美女好使
 
    A三林作品
  偶们这样刚出大学校门的,觉得自己了不起,参加工作了才知道自己有多嫩。给色色杂志拉了两个象样广告后,才知道“爹”与美女在买卖中的辨证关系。
  痱子猪挺看中偶这个色A的,谁让咱嘴能说唬哪。痱子猪让偶挑起大梁,人才吗,不用就是浪费。痱子猪交给偶一个艰巨的任务“寻找一个能赚钱的企业,我们来做网络广告”。偶知道找这样的企业难,可企业要创名牌也离不开网络广告吗。本人坚信没问题,所以就直奔产品很有名气的S公司。S公司是个合资企业,有钱。可偶那知道S公司刘总就是一个笑面虎,一听偶是搞网络的,想做广告,那叫一个亲热,倒茶、递烟不说,还连夸偶年青,前途远大是个人才,唠的热闹,最后却十分抱歉的向偶说。他们S公司向来不做广告,对不起了。
  偶灰头灰脸的向痱子猪汇报了自己的失败。痱子猪指着偶的脑门骂偶“猪脑子”,刚做方向就错了。他让偶找一个国企的,最好是快倒闭破产的,企业老总鼻子朝天的单位,向这样的单位去拉广告。痱子猪就是痱子猪,还说偶是猪脑,他才是真正的猪脑,快倒闭的企业怎么回做什么广告。可痱子猪是老板,让找就找吧,找这样的单位好找。偶想这样的单位找到了,广告买卖谈不下来也就不怨偶了,因为S公司那么好的企业没谈下来,痱子猪也没真发火。
  第二天,偶向痱子猪汇报选中了市里的F企业,F企业严重亏损,职工百分之八十下岗。痱子猪一听连连叫好“好、好、好啊!,好好做,赚大钱的机会来了,这回你再做不下来,就是你下子无能,先给你准备五万资金的活动经费,不够在说”。靠!痱子猪说完偶心里骂了一句“神经病”,是做广告啊,是学雷锋呀。去就去吧,二十分钟后,偶就站在了F企业的刘总面前。这个刘总可不比那个刘总,那个是笑面虎,这个刘总是一个大尾巴狼,那脸板的没一丝笑模样,说出话能把你冻成冰棍“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呀,年轻就发傻吗,没看见我这老总都要下岗了吗,还上我这拉广告......走吧,走吧.....”。
  偶叫他轰出来,气的偶都绿了,人家那个刘总不做广告还有个好脸,这个是扇你个嘴巴。向痱子猪汇报,痱子猪一拍桌子,说:“你色A就是个笨猪,他不理你,不是有“爹”吗。脑子进水了,下去好好想想怎么做,只能成功”。
  炎炎见偶回来了,一脸的丧气,问明白了怎么回事,自言自语的说:“有爹,谁的爹,色A你的爹,你爹一个工人顶什么用......,是那刘总的爹.....对,色A,去找那刘总的爹,痱子猪一定是这个意思。”
  小E说:“不对吧,我以为找刘总的爹不对,刘总他爹也管不了刘总要不要做广告吗.......有了,痱子猪所说的“爹”是钱。没听人们说,谁是爹,钱就是爹。痱子猪不是给你五万活动经费吗?色A,你就把五万‘爹’给F长的刘总送去。”
  开始偶还怀疑小E的说法,但想了又想,还是把五万“爹”悄悄塞给了刘总。“爹”是真好使,没两天一百万的广告合同签下来。
  痱子猪高兴,给偶摆庆功宴,举着酒杯说:“色A,知道‘爹’好使了吧。你第二个目标还是S公司,这回不找他刘总了,找张懂事长。”
  庆功宴后,痱子猪奖励偶一万,偶就象上足的发条,找到张懂,“爹”没好使,一鼻子灰又碰回来。痱子猪听完偶的汇报,冷笑说:“你个猪脑子,脑筋不会急转弯呀,张懂缺”爹“吗,张懂是睡在钱堆里。给张懂介绍情人。”
  好吗,痱子猪又来损招了,他可以坑害那些好姑娘,我怎么会当帮手,坚决不干。
  痱子猪见偶违命,自己亲自上阵,买通了宾馆的女服务员冒充大学生,好好招待了张懂一把,一分大合同又签下来。
  当痱子猪凯旋而归,偶们排队欢迎。痱子猪问大家“你们都说说,是爹好使,还是美女好使。”
  炎炎说:“爹和美女都好使”。小K说:“还是美女好使,美女签的合同比爹大”。小E说:“那要看对象,有的爹好使,有的美女好使”。
  痱子猪问偶:“色A,你说那个好使”。
  偶说;“那个都不好使,是老板你好使。”小E喊了一声:“不对,是老板的钱和老板拉皮条的本事好使。”
  “老板,什么是拉皮条?是不是人们说的老鸨子?老板,咱可不能当老鸨子。老板你看,美女你有我们,‘爹’吗你更不需要......”小E明知顾问的说。
  痱子猪认真回道:“谁说我不需要‘爹’......。”
  小E说:“爹多了是杂种。”
  炎炎说:“咱老板多的是干爹。”
  偶接了一句:“那美女是干母啦。”
  炎炎拉长声的说;“老板,混合杂交产量多,是...不是...老板发财了。”
  痱子猪气翻白眼,骂道:“我,我发羊角风了,招聘了你们这些玩意,都给我滚....滚...”。

Admin
幼龙
幼龙

帖子数 : 38
注册日期 : 09-10-21

http://mishan.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